当前位置:首页 > > 我的老乡石英老师 内容

我的老乡石英老师

选择字号: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:2017-07-17 17:11 | 作者:admin

今天周末,没事就想翻翻书,不经意间却有了新收获,当我翻阅到《散文百家》第7期时,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我的眼帘:“石英”,会不会是他?我立马就看题目,加黑的宋体大字在大大的留白处异常清晰,《淳厚的一切都值得回忆》,看题目的内涵像他写的。再接着看正文内容,看着看着,我就被打动了,单看第一个小题目《我亲历的“夜不闭户”年月》,我就已猜出来八九分;再看另一个小题目《村边苇席上的课堂》,我就已认定是石英老师写的,因为只有石老那个年代的人,才能写出如此乡风淳朴、饱经沧桑的题目,待通读了全文,我顿感文中所述的经历与他对我讲过的话语,是多么的吻合。于是,我与石英老师荣幸相识的画面就一一浮现在眼前……

那是2015年11月,《散文选刊》与《作家网》在山东东营举办了“2015年中国旅游散文创作高峰论坛”,特邀石英老师前来授课,初见石老,就感到一种大家风范,身材魁梧高大,戴着一顶礼貌,给人以玉树临风之感。当主持人、《作家报》总编张富英简要介绍了石英老师的身份时,台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,对这位著名散文家、诗人报以十分敬仰之情。通过接下来的授课、交流后,又觉得这位长者平易近人,和蔼可亲。

石英老师给我们畅谈了他散文创作的经历,这位13岁就参军的“小八路”,几十年戎马生涯,转战于祖国的大江南北,离休后,对文学的热爱不减当年,似乎爱的更深。他到处讲课,游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脑海里装满了祖国的山水情,风土人情,他讲的散文故事有趣,情节生动,人物突出,栩栩如生,这位八十多岁高龄的作家依旧思维敏捷,妙趣横生,他讲出了各地不同的特色,单就日出他也讲出了不同的色彩,泰山有泰山的日出,黄山有黄山的日出,武夷山与日喀则的日出又不同,都会带来散文创作的光辉。石老还谈了他在天津当散文杂志编辑的经历,还大声朗诵了他的诸多散文佳作,这是他用几十年亲身经历凝成的经典之作,尽情地讲给我们听,并一一讲述这些佳作的创作过程,个中发生的精彩故事,这些故事的特殊背景,对散文创作有什么借鉴,他还强调了散文创作中的历史人物写作,要抓住每个地方出现的历史人物,这些历史人物的特点,发生的历史事件,这些历史事件的影响力,记住这些,写散文就会内容翔实,这些都是货真价实,硬邦邦的东西,是写散文所离不了的东西。石老害从各个不同的视角,讲述了散文创作的真谛,可谓内涵丰富,语言有味,故事精彩,特别有情趣。正如作家李登建所说:“他的讲课看起来有点跑题,实际他又转回来了,这就是作家的艺术。”聆听了石老十分动情的讲述,我内心深处一如近处的黄河之水一样,翻腾起巨大的波澜,给我的散文写作带来了新的启迪,使我受益匪浅。

在接下来的与作家们的讨论交流中,我与石英老人更拉近了距离,他一听我胶东口音,便和我热情地攀谈起来,问过我的籍贯、基本情况后,他十分亲切地对我说:“我老家是老黄县,现在叫龙口,你是平度,离的很近,过去,我老家的村子里就有许多平度人。我当年在总参所辖部队里当机要员,你也曾在总参所辖部队里当通信兵,在这里见面很有缘。”石老的一席话,说的我直点头,嘴里不停地说着:“是啊,是啊!在地域上,咱是老乡;在部队里,您是首长,我是小兵;回到地方,您是文学创作的大家,我是菜鸟。”说完了这些话,我心里涌动着一种亲切感,还伴随着激动的心情,不知是石老平易近人的作风打动了我,还是老乡间的地域亲近关系,抑或是当兵人之间的特殊情谊,也许都渗透在里面,使我与石老的关系越拉越近。

网站分类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